Main » 2011 » 七月 » 15 » 走向民主自由之路(一)——意识的醒觉
1:40 PM
走向民主自由之路(一)——意识的醒觉

法界良心还在,中国仍有未来!在遵循宪法的基础上,寻求解决之道,才是当务之急。让高压锅缓释部分压力,才能避免忍无可忍的社会暴动造成惨烈悲剧。




历史必定会记下这一页,公民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的呼声日渐扩大,代表中国人民的民主意识正在不断提高,代表中国人民发出了参与政治参的强烈意愿,代表中国人民要主宰自己与国家的命运。


这一次运动,结果如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民主意识已经在广大民众心里生根发芽。毛泽东说:"造反有理”。许多人片面地把它理解成"暴力革命”,其实是一种误解。


民国勇士陈天华,他曾经是暴力革命的呐喊者,他的《警世钟》、《猛回头》唤醒无数民众起来革命;然而陈天华后来终于意识到,暴力革命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他曾谈到革命者的良心与功利心,他说:"今日惟有使中等社会皆知革命主义,渐普及下等社会。斯时也,一夫发难,万众响应,其于事何难焉。若多数犹未明此义,而即实行,恐未足以救中国,而转以乱中国也。此鄙人对于革命问题之意见也。”他区别了缘于功名心和责任感的革命运动,要求提高发自责任感的革命家道德。


他在《绝命辞》中说自己"重政治而轻民族”,说革命"不可有丝毫取巧之心”,他赞成"以一纸书通过,而无须流血” 的革命,主张"凡作一事,须远嘱百年,不能鼠目寸光。”——(《陈天华集》156页)


后来辛亥革命的结局,让我们惊讶地发现陈天华的先见之明。他强调从中等社会开始、然后向下等社会普及,他强调思想启蒙的重要性。他强调在民智未开、人民普遍不知民主共和为何物的情况下,仅仅利用人民普遍的反满情绪实行革命,即使把满清王朝推翻了,得到的也只能是一个更混乱的中国。民国长期的军阀混战局面已经证明陈天华早年的论断没有错。


但是,不主张暴力革命不代表消极等待消极等待的结果只能让社会矛盾越来越尖锐,从而酝酿出最终的爆发;所以我们需要在现行法律框架之内,打开一条释放压力的通道。而要和平打开通道,唯有在现行法律框架内寻求突破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一章   第二条 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

 

第二章 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是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除外。

 

——要释放社会压力,唯有将各种社会矛盾与现行的政策互相调和,使广大人民的意志得以体现,让广大人民的利益得到保障。而公民独立参选,并发起广大民众关注、监督选举过程公平公正,就能够起到积极的促进作用。


本次独立参选,其中一个亮点,是参与者和支持者中不乏专业律师和律师团体,这是最让人感到高兴的事情。一直以来,我们并不重视法律普及,所以我们并不知道哪一些是我们的正当权利,人民的怨气在不断地积聚,可是不知道以怎样的途径去宣泄,近年来恶性事件和对抗冲突急剧上升就是这种怨气的体现,这对社会安定是一种可怕的危害。


不主张暴力革命,并非听天由命我们要拿回属于我们的正当权利,我们要拿回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愿继续做奴隶的人们,请你行动起来,支持独立参选,并且亲自去监督选举公正。


参选名单(名单来自网络):北京:新启蒙 熊伟北京:姚博 # 北京:吴法天 # 北京:东城区徐春柳 # 天津:王忠祥 # 广州梁树新 # 深圳:罗志渊 # 四川成都: 李承鹏 #云南昆明:霍泰安 # 浙江杭州:梁永春 # 浙江杭州:徐彦 # 河南平顶山:崔文璐 # 江苏常州何鹏 # 甘肃兰州:萨哈罗夫 # 湖南岳阳周亚华 # 江西新余:李思华#


争取你自己的权利,就是争取国家的权利;争取你自己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绝不是一帮奴才建成的!——胡适。


几千年来封建帝制植入我们民族血液中的奴性文化,使我们不懂得抗争的可贵。我们已习惯了黑暗,以为黑暗就是光明;我们已习惯了卑鄙,以为卑鄙就是高尚;我们已习惯了谎言,以为谎言就是真理;我们已习惯了死亡,以为死亡就是活着;我们已习惯了苟安,以为苟安就是平安;我们已习惯了耻辱,以为耻辱就是尊严。

 

一个好的制度,并不是西方的或者某国的制度;一个好的制度,绝不是坐等权贵精英的恩赐;一个好的制度,它必定经过抗争得来。鲁迅退出了激进的暗杀团转而以铁笔呐喊,毛泽东发起文化大革命告诉民众他们有质疑官员的权利——他们都看到了中国的问题根源正是我们的民族文化中缺少了一种抗争的精神。我们多的是闹市看杀头的麻木,我们多的是让别人去当出头鸟的精明,我们更多的是打落牙齿和血吞的善忍,我们总是在忍无可忍的时候才愤而拼个鱼死网破。

 

可是,付出的代价,往往太惨重。并且换一个新的政权,我们又能够有几天好日子过?历代起义领袖无不告诉人民说,等他们当了皇帝一定分田地、同富贵,可是当他们摇身一变成了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时,就再也不会主动交出到手的权势和利益。

 

这是角色转换的必然,是阶级冲突的必然,是历史轮回的宿命。它不与个人道德操守相关,正如我们其实不应该苛求官员在面对巨大的利益诱惑,而乏人监督警策的时候,还能够保持极高的定力和道德水准,做到自觉自愿的廉洁。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即便我们自己,一旦有了机会,变得同他们一样贪婪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

 

国家公权力的私有化,是这个社会深重的灾难。国家权力监督制约机制的全面瘫痪是这场灾难的罪魁祸首。而孕育这个罪魁祸首的,就是我们民族几千年的文化。


起来吧!同胞们。起来吧,不愿作次等公民的人们!让我们拿出作主人的底气,让我们一人一票,改变中国!竞选人大代表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每一位公民的神圣权利!让我们不再自焚,不再跪求!抗争,为了明天不以流血为代价!


以法律为指引,我们不再迷途。前几天看到中国政法学院副院长何兵的精彩演讲,非常感慨。他说: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有人曾说:你们毕业十年以后,没有四千万,不要来见我。我不会说这样的话,我也不指望你们毕业以后做包公,但是,你们谁敢陷害忠良,我就给你灭了门,不让你进我的门!……同学们,这是一个非常骨感的时代,但是正是在非常骨感的时代,理想才能飞翔。


我想,正因为法律界还有他这样的导师,才会有这么多还保持着公理正义的法律界人士参与到拯救社会的行动中来。法界良心还在,中国仍有未来!在遵循宪法的基础上,寻求解决之道,这是当务之急。让高压锅缓释部分压力,才能避免社会最终走向忍无可忍剧烈暴动。


希望明年有更多的人站出来参选,独立参选者代表广泛而真实的民意。在现阶段,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我们有选择,重要的是我们开始醒觉,重要的是我们开始参与。让我们用目光令硕鼠胆寒,让我们将黑暗的幕布掀开,让我们凭大众的力量,见证和平改变中国的奇迹。




Category: 博客日志 | Views: 374 | Added by: tingxuan | Rating: 0.0/0
Total comments: 0
Name *:
Email *:
Code *:

Tag Board

Only authorized users can post messages